网站首页 > 宋代 > 艾可叔

穷达

宋代艾可叔

穷达宁无分,逢迎费折腰。
人情剡溪纸,世事浙江潮。
冻井和冰汲,寒山带雪樵。
子云虽寂寞,庄叟得逍遥。

渡鉴潭望郑宜之白雪别墅

宋代艾可叔

小驱满砄是尘埃,逢好江山眼为开。
贺老生涯鉴湖曲,希夷别墅白云堆。
欲寻溪叟挐舟去,却被山灵勒驾回。
忆共吟边曾有约,夜深应晤抱琴来。

木棉

宋代艾可叔

收来老茧倍三春,匹似真棉白一分。
车转轻雷秋纺雪,弓弯半月夜弹云。
衣裘卒岁吟翁暖,机杼终年织妇勤。
闻得上方存节俭,区区欲献野人芹。

东上拜罗首墓

宋代艾可叔

驿道百年墓,征衣四世孙。
冲风行木叶,藉雪拜松根。
老觉貂裘敝,贫惟铁砚存。
倘徼先世福,犹足醉丘原。

整裘袍

宋代艾可叔

袍剪新蓝衬淡黄,官宣粲粲照巾箱。
倩人细熨波涛皱,为我重缝云雾香。
入手虽轻荣赐重,此身差短感恩长。
微忱称报惭无路,空把山龙补舜裳。

江南归附后不仕述怀

宋代艾可叔

舟在中流进退难,发虽种种此心丹。
死为元亮终书晋,生是留侯本事韩。
贫贱不忧知有道,乱离最幸是无官。
岁寒谁似东篱菊,禁得投簪日日看。

中秋风雨

宋代艾可叔

一年佳节又虚逢,恼杀江湖白发翁。
滴梦欲残蕉叶雨,吹愁不断蓼花风。
阴晴明晦天无准,离合悲欢态不同。
聊买香醪作清赏,烛光闲对木犀红。

正月晦日西归舟中作

宋代艾可叔

宦情一片莫云浮,归兴双溪春水流。
惜别长官携酒盏,送行诗友候津头。
人方挟弹窥黄雀,我不知机愧白鸥。
数夕打篷风更雨,并无明月载空舟。

金陵晚眺

宋代艾可叔

星移物换千年事,虎踞龙蟠万雉城。
归巷乌衣秋缥缈,点州白鹭雪分明。
江分南北天为限,淮接东西地最平。
目断青峰是何处,单于吹角莫云横。

临江褒忠庙题

宋代艾可叔

忆昔狼烽谍报忙,空拳支敌出仓惶。
齿寒谁解婴城守,舌在公还骂贼亡。
秦伯早能怜楚使,张君未必死睢阳。
西风吹起英雄恨,断础凄烟泪两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