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当代 > 阿坚

手风琴

当代阿坚



手风琴响起的时候
共青团员们在歌唱
苏联的电影常常这样
森林湖泊,工地或广场
最方便的音乐就是手风琴
那时的周末,我们骑上自行车
带上面包水壶,老式手风琴
仿佛电影里的苏联青年
在郊外林地,吃饱了就唱
把共产主义理想都唱近了
手风琴声竟能那么飘扬
像国旗又像裙子的飘扬
手拉手站成一圈了,男女叉开
跳吧转吧,一个彩色的太阳圈
不问几点,似提前来到了苏联
河水哗哗,谁也不提回家
一支支唱着伏尔加顿河涅瓦河
唱着莫斯科像唱着自己的祖国
那架手风琴永远在伴奏
每人都想上去拉上一段捣密骚
没想到那琴商标是俄语
我们用俄语唱起故乡呵故乡
仿佛共产主义是我们的故乡
仿佛再唱几遍就快唱到了

那一片大楼基

当代阿坚



那一片大楼基,久无动静
连绵的水泥柱子像一座石林
是我们的乐园、战场和猎场
春打麻雀捉蚂蚱秋天打蛐蛐
那里的虫鸟们没有我们狡猾
弹弓仗,抓特务,常常变成打架
那里的野草乱石沾过我们的血
尤其夜晚月影斑驳风声如老猫
屏息走进练习胆量,不敢咳嗽
一群蝙蝠被我们吓得乱飞
我们靠在柱上大口地轻声喘气
灰白的柱子比圆明园里更多
我问大人这里也着过大火么
大人说苏联人盖完地基就走了
又骂了苏联修正主义了背信弃义
我告诉伙伴们放心地玩吧
苏联人不盖楼了送给咱们玩了
大家嗷嗷欢呼像占领了国家
可一个大孩子说你们就知道玩
大楼都没有了也不心疼吗
他用纸叠了苏联红军船形小帽
开仗时异常勇猛,用土坷垃
打得我们这边德军都快哭了
打到最后我们骂他是修正主义

网球

当代阿坚



飞行的网球,绿色流星
对面的大款一身肥光如月
他夸我喂球喂得舒服
又让我喂他春夜似的情人
她以为大款的朋友也是大款
朝我发出卧室般的微笑
她弯腰拾球若撒娇翘尾
让我舒服得忘了自己穷富
大款说要去谈判不带我去吃了
她问我呼号,给她潇洒写出
却没告诉她那是公共传呼
他们上了轿车,我上了自行
半道饿了,碰见拉面馆
钱只够买西餐的主食和冰棍
拉就拉面吧,真像我满肚柔肠
拉面老板的儿子叮嘱网球拍
喊爹,咋有这么大的苍蝇拍
那小童怯怯地望我像望着猎人

饿是犯罪

当代阿坚



吃了么,没呢
吃了么,吃了
吃了么,快了
吃了么,怎么着

地湿天先湿
问人先问吃
人嘴张天地
饥饱最先知

吃肉的人,不要太肉
吃面的人,不要太面
大师能喝西北风
倒指东南练气功

吃饱无愧
饿是犯罪
犯了第几
破坏自己

天天日出

当代阿坚



天天日出,天天夜亮
我说不信,能撞不上
我的身子空了
她的肚子大了
正好她没地方再要
正好我没东西再倒

摸摸她的肚子
我说是个儿子
她说女孩就留下
男孩就流走
我说老天给咱块肉
哪能挑肥拣瘦

她说她要卧床保胎
我说孩子不想发呆
孩子正趴在车窗
你就是一个车厢
她问车窗在哪儿
我说是你两眼儿

上帝应该有个哥

当代阿坚



猪是最脏,最是健康
人最干净,最爱得病

越洗越脏的是水
越想越近的是鬼

进完了教堂进洞房
盖完了寺院盖医院

人拿自己当要紧
活不够来活上了瘾

阿弥陀佛挺绕舌
是佛还是阿弥陀

老天是爷该娶个老婆
上帝是弟该有个哥哥

没跟神仙握过手
也能活到五十九

去信什么,都是什么
不信什么,不算什么

你爸我爸(儿歌)

当代阿坚



我爸臭,你别说
我爸开个大粪车
你爸大官怎么了
大官屎多尿更多
我爸不淘你们家
把你爸淹得像臭虾

我爸瘦,你别笑
我爸从来不吃药
你爸大官怎么了
肚子比官大两道
脑溢血,高血压
你爸脑仁要开花

趁钱也趁病

当代阿坚



一辈子该生多少病
够活就行
一辈子该挣多少钱
够花就行

满天的钱爱打滚儿
满地的病不打盹儿
挣钱累,花钱累
八宝山的门票渐天儿贵

趁钱的,也趁病
缺钱的,不缺命
老天日月两只眼
照着大官和百姓

钱包阔,去买药
小病专吃大钞票
炕头穷,够睡觉
一个好觉一服药

儿子老子(儿歌)

当代阿坚



你爸不爱你的妈
心思只在别家的妈
别家的妈,像你姐
你爸管她叫小姐

你妈流泪你留级
你爸买来大鸭梨
你妈捶他像擂鼓
你爸揍你像揍驴

你妈不跟你爸离
管不了你爸管得了你
放学只许回家玩儿
就怕你去找女孩儿

你的女孩像青蛙
为啥慢慢变蛤蟆
老师告状你告饶
爱顿小打你大嚎

怀念过去也是生活

当代阿坚


自己缝制棉袄自己发面做馒头
想起姥姥揍我和揉我的手
那时有轨电车比现在飞机可爱
那些冒出咸菜气味的旧照片
像一扇扇小窗,窗外的古代
三十年前的古代啊
仿佛推窗可得,远的反而近

感动于昔日的细节
眯上眼,就能重来一遍
再用一回那位阿姨的上海香皂
再把那根三分冰棍用舌头舔光
在大人舞会的食堂和女孩说话
那时的星星全是仙女的眼睛

怀念过去,这实实在在的生活
仿佛反刍,第一遍是昔日的味道
第二遍才是真正的营养

时间从来就在那呆着,横贯前后
向前用身心,向后只能用心
我们经常返回过去,过一把瘾
却无法赖在那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