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古诗 / 宋代 / 陈与义 > 印老索钝庵诗

印老索钝庵诗

宋代陈与义 · 古诗词网 · 收录于 2022-07-23 21:18:02

人言融公懒,床上揖宾客。
我来两忘揖,团团一庵白。
戏谈邓州禅,分食天宁麦。
竹风亦喜我,萧瑟至日夕。
出家丈夫事,轩裳本儿剧。
愿香惊余烟,世故感陈迹。
固应师未钝,使我不安席。
时求一滴水,为洗三生石。
译文
注释
赏析

陈与义

陈与义(1090-1138),字去非,号简斋,汉族,其先祖居京兆,自曾祖陈希亮迁居洛阳,故为宋代河南洛阳人(现在属河南)。他生于宋哲宗元祐五年(1090年),卒于南宋宋高宗绍兴八年(1138年)。北宋末,南宋初年的杰出诗人,同时也工于填词。其词存于今者虽仅十余首,却别具风格,尤近于苏东坡,语意超绝,笔力横空,疏朗明快,自然浑成,著有《简斋集》。 ► 所有诗文

猜您喜欢

虞美人·十年花底承潮露

宋代陈与义

十年花底承潮露。
看到江南树。
洛阳城里又东风。
未必桃花得似、旧时红。
胭脂睡起春才好。
应恨人空老。
心情虽在只吟诗。
白发刘郎孤负、可怜枝。

浣溪沙·送了栖鸦复暮钟

宋代陈与义

送了栖鸦复暮钟。
栏干生影曲屏东。
卧看孤鹤驾天风。
起舞一尊明月下,秋空如水酒如空。
谪仙已去与谁同。

法驾导引·朝元路,朝元路,同驾玉华君

宋代陈与义

朝元路,朝元路,同驾玉华君。

昨日侍巾钵饭于天宁蒙示佳什谨次韵

宋代陈与义

朱门未知禅悦义,富不期奢奢自至。
二韭虽寒故是公,万羊贾祸徒封卫。
我公居尘不染尘,便随一钵遗甘辛。
出家虽非将相事,食菜要是英雄人。
臞儒一生用心苦,何曾梦见鸡映黍。
中丞惜福幸见分,晚食从公当羔羜。

偶成古调十六韵上呈判府兼赠刘兴州

宋代陈与义

稽首苏耽仙,乘云去无迹。
尚留橘井在,与世除狂疾。
谁能不饮此,识味亦可录。
坐令郑玄牛,亦抱荆山玉。
伟哉稚川裔,神交接朝夕。
游戏及小道,造化入大笔。
优为吴诗父,雅命楚骚仆。
岂其橘井助,本自同仙箓。
坐中子刘子,知是当日客。
书悬元和脚,语经建康力。
先我登公门,不数鸷鸟百。
曾挹两仙袖,自然生羽翼。
嗟我无长才,学架屋下屋。
诗虽两牛腰,事亦几蛇足。
已穷犹不悔,政荷师友德。
文盟傥许予,幸不疑籍湜。

赠漳州守綦叔厚

宋代陈与义

过尽蛮荒兴复新,漳州画戟拥诗人。
十年去国九行旅,万里逢公一欠伸。
王粲登楼还感慨,纪瞻赴召欲逡巡。
绳床相对有今日,剩醉斋中软脚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