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宋代 > 葛长庚
葛长庚

葛长庚

白玉蟾(公元1194 - ?;现学界对其卒年尚有多种说法;)本姓葛,名长庚。为白氏继子,故又名白玉蟾。字如晦、紫清、白叟,号海琼子、海南翁、武夷散人、神霄散吏。南宋时人,祖籍福建闽清,生于琼州(今海南琼山)人,一说福建闽清人。幼聪慧,谙九经,能诗赋,长于书画,曾举童子科。及长,因“任侠杀人,亡命至武夷”。

贺新郎·俯仰天粘水

宋代葛长庚

俯仰天粘水。
尽□□、山河大地,光涵表里。
一夜春风搜万象,檐外雨声不已。
到晓来、六花靡靡。
瑶树琪林寒彻骨,知谁家、娇女慵梳洗。
且捏个,小狮子。
琼楼架就东皇喜。
□□使、玉龙战罢,柳绵飞起。
千古佳人诗句在,一任如盐似米。
君试看、岩头溪底。
刹刹尘尘银世界,记当年、曾赴瑶池会。
玉清境,还如此。

酹江月/念奴娇·绿菏十里吐秋香,湖水掌平如镜

宋代葛长庚

绿菏十里吐秋香,湖水掌平如镜。
日落云收天似洗,况又月明风静。
露逼葭蒲,烟迷菱芡,缩尽寒鸦颈。
两枝画桨,柳阴浓处乘兴。
遥想和靖东坡,当年曾胜赏,一觞一咏。
是则湖山常不老,前辈风流去尽。

好事近·何事雁来迟,独步秋园默默

宋代葛长庚

何事雁来迟,独步秋园默默。
莫恨桂花开尽,有菊花堪惜。
回头顾影背斜阳,听西风萧瑟。
无限诗情酒思,那早梅知得。

水调歌头·有一修行法,不用问师傅

宋代葛长庚

有一修行法,不用问师傅。
教君只是,饥来吃饭困来眠。
何必移精运气,也莫行功打坐,但去净心田。
终日无思虑,便是活神仙。
不憨痴,不狡诈,不风颠。
随缘饮啄,算来命也付之天。
万事不由计较,造物主张得好,凡百任天然。
世味只如此,拚做几千年。

水调歌头·误触紫清帝,谪下汉山川

宋代葛长庚

误触紫清帝,谪下汉山川。
既来尘世,奇奇怪怪被人嫌。
懒去蓬莱三岛,且看江南风月,一住数千年。
天风自霄汉,吹到剑峰前。
做些诗,吃些酒,放些颠。
木精石怪,时时唤作地行仙。
朝隐四山猿鹤,夜枕一天星斗,纸被裹云眠。
梦为蝴蝶去,依约在三天。

满庭芳·鼎用干坤,药须乌兔,恁时方炼金丹

宋代葛长庚

鼎用乾坤,药须乌兔,恁时方炼金丹。
水中虎吼,火里赤龙蟠。
况是兑铅震汞,自元谷、上至泥丸。
些儿事,坎离复垢,返老作童颜。
五行,全四象,不调停火候,间断如闲。
六天罡所指,玉出山。
不动纤毫云雨,顷刻处、直透三关。
黄庭内,一阳来复,丹就片时间。

水调歌头·未遇明师者,日夜苦忧惊

宋代葛长庚

未遇明师者,日夜苦忧惊。
及乎遇了,得些口诀又忘情。
可惜蹉跎过了,不念精衰气竭,碌碌度平生。
何不回头看,下手采来烹。
天下人,知得者,不能行。
可怜埋没,如何恁地不惺惺。
只见口头说着,方寸都无些子,只管看丹经。
地狱门开了,急急办前程。

水调歌头·天下云游客,气味偶相投

宋代葛长庚

天下云游客,气味偶相投。
暂时相聚,忽然云散水空流。
饱饫闽中风月,又爱浙间山水,杖屦且逍遥。
太上包中下,只得个无忧。
是和非,名与利,一时休。
自家醒了,不成得恁地埋头。
任是南州北郡,不问大张小李,过此便相留。
且吃随缘饭,莫作俗人愁。

水调歌头·苦苦谁知苦,难难也是难

宋代葛长庚

苦苦谁知苦,难难也是难。
寻思访道,不知行过几重山。
吃尽风雨,那见霜凝雪冻,饥了又添寒。
满眼无人问,何处扣玄关。
好因缘,传口诀,炼金丹。
街头巷尾,无言暗地自生欢。
虽是蓬头垢面,今已九旬来地,尚且是童颜。
未下飞升诏,且受这清闲。

水调歌头·土釜温温火,橐龠动春雷

宋代葛长庚

土釜温温火,橐龠动春雷。
三田升降,一条径路属灵台。
自有真龙真虎,和合天然铅汞,赤子结真胎。
水里捉明月,心地觉花开。
一转功,三十日,九旬来。
抽添气候,炼成白血换骷骸。
四象五形聚会,只在一方凝结,方寸绝纤埃。
人在泥丸上,归路入蓬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