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

寄虞大卿四首 其三

宋代姜特立

闻道新诗日渐多,珍藏未放落江湖。
抛甎此语真相戏,和璧如何肯抵乌。

寄虞大卿四首 其二

宋代姜特立

彩凤锵鸣瑞上都,秋蛩春蚓谩吟哦。
寄言郊岛休联句,且听皋夔赓帝歌。

寄虞大卿四首 其一

宋代姜特立

韦郎昔日在苏州,唯许丘丹共唱酬。
今日故人天上去,谁将好句慰清愁。

春事

宋代姜特立

春事动勾芒,闲行嗅嫩芳。
人无前日兴,花有旧时香。

对酒

宋代姜特立

老态日日增,欢意时时改。
唯有对壶觞,依然此心在。

闲退自适

宋代姜特立

老退保余生,不愧身与口。
大似刘真长,东山亦何有。

题琅山大江

宋代姜特立

初出岷峨一线微,波涛到此浩无涯。
坤隅横贯五千里,天堑雄当百万师。
虎战龙争犹可记,鸥闲鹭静几曾知。
莫言天意限南北,正是中兴混一时。

为通州守赋绿漪亭二首 其二

宋代姜特立

景物天开四面宽,如披百幅画图看。
有时鸥鹭下苍霭,无数菰蒲生碧澜。
独立晚凉秋思动,醉呼小艇水云寒。
他年虎节重来访,唯有恩波不解干。

为通州守赋绿漪亭二首 其一

宋代姜特立

亭占佳名淮海东,六丁拥上水仙宫。
檐牙帘额烟霏里,人语歌声荷气中。
酒盏吸残千斛月,钓竿掷下一丝风。
使君清德真如水,潭影人心尽日空。

施元用醉谒邑大夫胡公公贤者也不以为浼己翌旦袖刺见之元用以喜雨十诗为谢仙尉孙公赠诗曰瓮边不识毕吏部笔下方知李翰林释其嫌一时和者相继其族兄德茂复有诗箴之元用遂锐然止酒事有曲折情存彼此然百里不失为通德茂合于义元用勇于决皆是也括苍姜子为长篇以合之简元用兼呈诸公庶几期于大同泯然无迹矣

宋代姜特立

肩吾有云孙,磊砢东州瑞。
一诵能万言,落笔忽千字。
才抽独茧绪,态涌春云思。
喜慕高阳徒,时追习池醉。
笑被僒囚拘,跌宕每自肆。
心知令尹贤,诡迹姑尔试。
谁知赵蔺卿,复袖祢衡刺。
非意忽相得,直到古人地。
施君激深知,十诗手自贽。
梅仙亦奇才,睨此一时事。
新篇发佳话,冰释两公意。
赓载皆文豪,璀璨明玑坠。
西邻有伯氏,规切岂亡谓。
甘言古所戒,矫枉未伤义。
昔人有火攻,达士胡足累。
施君真勇者,念酒宁我祟。
指天誓止饮,忽改开群视。
邴原恐废业,陶侃忧亲恚。
独醒向清湘,自责当先隧。
古来有若人,于我适相类。
勿学刘伯伦,诅妇侪儿戏。
勿学陶元亮,止酒诗非志。
自此真止矣,惟当醉经笥。
湎然啜醇醲,抖擞糟粕弃。
沉酣日滋久,富贵可立致。
视彼九酝功,未足易所嗜。
持将沃宸聪,澄醍有遗味。
异时理扁舟,却载鸱夷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