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宋代 > 马之纯

鸡鸣埭

宋代马之纯

台城五里到青溪,埭在青溪西复西。
向日只缘贪射雉,常时过此始鸣鸡。
翚鹞用处亦无几,羽翮贡来谁敢稽。
便是游田须有节,如何晨夕恣荒迷。

祀马将军竹枝辞 其一

宋代马之纯

草头无数入松山,一遇将军都败还。
试问当初战何所,将军岩下水犹殷。

玄武湖

宋代马之纯

万顷冥茫水拍堤,当时于此习舟师。
长江天险虽堪恃,鬭舰人谋可勿施。
莫使黑龙离旧窟,且教玄武入新词。
如何又作蓬瀛景,地节来游看水嬉。

清凉广惠禅寺 其二

宋代马之纯

旧时月过女墙头,风雨摧颓废不修。
地老天荒无处问,松声滩响替人愁。
祥刑使者来何暮,吊古诗篇清更幽。
收拾江山入怀袖,却归讲席进鸿畴。

江总宅

宋代马之纯

青溪第宅鬭鲜妍,最是江家宅可怜。
路上行人争指处,桥边遗迹尚依然。
南冠辞住长安日,北客归来建邺年。
惜此屋庐还似旧,不知曾读黍离篇。

铜螭署

宋代马之纯

洛阳当日铸铜螭,徒得形模怪且奇。
玉刺口中藏不见,虫居腹内出无时。
移来建业尚如此,徙在江陵无复兹。
此说流传真诞妄,便当不信不须疑。

石麒麟

宋代马之纯

石虎石羊还石人,此间独有石麒麟。
定应侧近藏陵墓,仗此威灵护鬼神。
一石琢成高且大,两头相望俨如真。
参天宰木知何在,今与渔樵作四邻。

新亭 其一

宋代马之纯

相对何庸作楚囚,一时凛凛气横秋。
定知决意谁能止,何事空言竟亦休。
敢谓扶持非尔力,要须恢复有奇谋。
壶浆满路无人至,空使遗民叹白头。

促妆钟

宋代马之纯

禁鼓城头报五更,景阳楼上打钟声。
只疑仿彿天将晓,不省徘徊月尚明。
闪闪青灯星户缀,松松绿鬓雾窗横。
蜂黄蝶粉都描得,那有鸦儿画不成。

蒋帝庙 其二

宋代马之纯

爵以封王从六代,谥为庄武自南唐。
缘何血食垂千祀,为有威灵庇一方。
魏有钟离寻败走,秦屯淝水辄奔亡。
虫生火起徒妖怪,载记还应择未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