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元代 > 杨维桢
杨维桢

杨维桢

杨维桢(1296—1370)元末明初著名诗人、文学家、书画家和戏曲家。字廉夫,号铁崖、铁笛道人,又号铁心道人、铁冠道人、铁龙道人、梅花道人等,晚年自号老铁、抱遗老人、东维子,会稽(浙江诸暨)枫桥全堂人。与陆居仁、钱惟善合称为“元末三高士”。杨维祯的诗,最富特色的是他的古乐府诗,既婉丽动人,又雄迈自然,史称“铁崖体”,极为历代文人所推崇。有称其为“一代诗宗”、“标新领异”的,也有誉其“以横绝一世之才,乘其弊而力矫之”的,当代学者杨镰更称其为“元末江南诗坛泰斗”。有《东维子文集》、《铁崖先生古乐府》行世。

买妾言

元代杨维桢

买妾千黄金,许身不许心。
使君闻有妇,夜夜白头吟。

樗蒲行

元代杨维桢

七十说不合,片谈立封侯。
百哉失飞臂,斗酒得凉州。
人言遇不遇,不系人劣忧。
亡羊与得鹿,等付卢雉投。
独不见张公座上三大户,胡为百万一掷成私骰?

涂山篇

元代杨维桢

朝发一钱渡,暮宿三江潮。
涂山有禅伯,饮我松间瓢。
遂登福勋庙,还憩汪罔桥。
涂翁不可诘,夜附山鬼妖。
载吊漆姓人,负恶忍兜苗。
既怀弯弓逆,可徒坐不朝。
逆名不可训,姑以后至枭。
涧硔洗遗骨,白日连山椒。

览古四十二首 其二十七

元代杨维桢

王湛蓄深器,世人不能窥。
大慧实若愚,人遂以为痴。
可怜济父子,同门不识之。
何况隔千里,而欲求人知。

君马黄

元代杨维桢

君马黄,当风嘶路旁。关山不惮远,君命重有将。大剑带陆离,千里歌载驰。

路幽川谷陕,日宴行者饥。下马知马劳,上马忧马迟。

马迟竟何罪,君命不可违。

采莲曲(二首)

元代杨维桢

东湖采莲叶,南湖采莲花。
一花与一叶,持寄阿侯家。

善庆堂诗

元代杨维桢

铁江泥泥,其流长深。
奕奕新堂,有书有琴。
有桥在高,有梓于阴。
君子庆只,少伊氏之覃。
宜尔家屋,和乐且湛。
铁江汤汤,其流深长。
奕奕新堂,凤鸣于阳。
左书右琴,其椅其桐。
君子居止,嘉宾式燕以庆。
子孙乐只,寿考不忘。

翁氏姊

元代杨维桢

翁氏当乱离,投河誓翁媪。生为同林鸟,死作结缕草。

翁氏姊,投袂赴长河,贼杀血污水,我胡为河里死。

莫耶井,古城阴,下有斗水琉璃深。井中古剑剑妾心,莫耶夜作蛟龙吟。

五王毬歌

元代杨维桢

天河洗玉通银浦,云气成龙或成虎。金丝剪断黄台瓜,萼绿五枝生五花。

让王不在荆蛮俗,李家兄弟真骨肉。醉归何处戏毬场,黄衣天人是三郎。

十幅大衾惊裂纩,西风夜入金鸡障。五马一龙龙化猪,大绷儿在黄金舆。

青骡万里蚕丛路,雄狐尚复将雌去。凉州曲破可奈何,至今玉笛忆宁哥。

纨扇辞

元代杨维桢

团圆合欢扇,比似月婵娟。
婵娟有时缺,我扇岂衣圆?秋风落梧叶,我扇同弃捐。
不得如秋叶,吹堕在君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