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宋代 > 游次公
游次公

游次公

游次公,字子明,号西池,又号寒岩,建安(今福建建瓯)人,著名理学家游酢侄孙,礼部侍郎游操之子。乾道末,为范成大幕僚,多有唱和,又曾为安仁令。淳熙十四年(1187)以奉议郎通判汀州。著有《倡酬诗卷》,存词五首。刘克庄《后村诗话》前集谓其“诗词皆工”,并载其宫词《虞美人》云:“范石湖(成大)座上客有谈刘婕妤者,公与客约赋词,游次公先成,公不复作,众亦敛手。”

贺新郎·暖霭浮晴

宋代游次公

暖霭浮晴。锁垂杨、龙池罩阁,万丝千缕。
池上晓光分宿雾,日近群芳易吐。
寻并蒂、阑干凝伫。
不信钗头飞凤去,但宝刀、被妾还留住。
天一笑,万花妒。
阿娇正好金屋贮。
甚西风、易得萧疏,扇鸾尘土。
一自昭阳扃玉户,墙角土花无数。
况多病、情伤幽素。
别殿时闻箫鼓奏,望红云、冉冉知何处。
天尺五,去无路。

贺新郎·斗柄回秋律

宋代游次公

斗柄回秋律。
素蟾飞、冰霜万里,满川金碧。
得月偏多何处是,惟有桥南第一。
正野迥、西风寒寂。
丹桂婆娑疏影在,想微瑕、未累千金璧。
河汉远,澹无迹。
知君有句酬佳夕。
尽高歌、胡床自倚,露珠溢。
坐到参横星欲暗,隐隐天低似笠。
但络纬、悲啼催织。
吟咏凄凉翻有恨,谅知音、人远空追忆。
谁为置,郑庄驿。

早起

宋代游次公

银床露湿井华寒,自挈铜瓶汲水还。
宿雨未干池馆静,凉蝉犹在栋梁间。

秋虫

宋代游次公

一气动芒沕,鸣虫应清商。
天机发天籁,托彼蛩与螀。
凄然起秋声,感我彻肺肠。
幽思不自识,远兴来何方。
至音有如此,始晤韶与章。
风霜入凄断,月露皆悲凉。
天地有声乐,呻吟委寒荒。
尔非丝竹奏,那得登君堂。

画虎

宋代游次公

平生射虎裴将军,马狞如龙弓百钧。
手捻白羽旁无人,注虎使虎不敢奔。
须臾丛薄烂斑出,人马不知俱辟易。
矢如蓬蒿弓减力,将军得归几败绩。
徐行爪牙元不露,眈眈垂头若微顾。
尾翦霜风林叶飞,倏忽山头日光暮。
包家画出真于菟,我尚不敢编其须。
昔人作诗讥画图,吁嗟画图今亦无。

耒阳道中

宋代游次公

山头磴石危梯险,山下荒田野草悲。
更着秋风吹两鬓,不消几日尽成丝。

渔父

宋代游次公

竹里茅茨傍小溪,粼粼白石护渔矶。
想应日日来垂钓,石上蓑衣不带归。

满江红·丹青阁

宋代游次公

一舸归来,何太晚、鬓丝如织。谩欢息、凄凉往事,尽成陈迹。山迫暮烟浮紫翠,溪摇寒浪翻金碧。看长虹、渴饮下青冥,危栏湿。谁可住,烟萝侧。俗士驾,当回勒。伴岩扃,须是碧云仙客。风月已供无尽藏,溪山更衍清凉国。恨谪仙、苏二不曾来,无人说。

贺新郎·月夜

宋代游次公

斗柄回秋律。素蟾飞、冰霜万里,满川金碧。得月偏多何处是,惟有桥南第一。正野迥、西风寒寂。丹桂婆娑疏影在,想微瑕、未累千金璧。河汉远,澹无迹。知君有句酬佳夕。尽高歌、胡床自倚,露漙珠溢。坐到参横星欲暗,隐隐天低似笠。但络纬、悲啼催织。吟咏凄凉翻有恨,谅知音、人远空追忆。谁为置,郑庄驿。

满江红

宋代游次公

云接苍梧,山莽莽、春浮泽国。江水涨、洞庭相近,渐惊空阔。江燕飘飘身似梦,江花草草春如客。望渔村、樵市隔平林,寒烟色。方寸乱,成丝结。离别近,先愁绝。便满篷风雨,橹声孤急。白发论心湖海暮,清樽照影沧浪窄。看明年、天际下归舟,应先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