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宋代 > 于石

读史 其一

宋代于石

厥初开辟浩难名,帝降而王绪可寻。
百代相因三代礼,七弦何似五弦琴。
时逢否泰有消长,道在乾坤无古今。
所以孟轲生战国,欲承三圣正人心。

早梅

宋代于石

一气独先天地春,两三花占十分清。
冰霜不隔阳和力,半点机缄妙化生。

吊古行

宋代于石

苍梧之南湘水头,烟波逐客增离忧。
重瞳孤坟閟白日,双娥贞佩摇清秋。
江空夜闻鬼对泣,泣罢仍为鼓瑶瑟。
瑟声渐杳江声长,丹枫坠影天霜白。
临江被发招帝魂,拔剑欲断东流奔。
东流无穷帝不返,呜呼薄俗无由敦。

自笑

宋代于石

归来更读十年书,自笑今吾即故吾。
栗里溪山晋处士,桐江风月汉狂奴。
种梅添得诗多少,爱菊何拘酒有无。
随分生涯聊尔耳,门前应免吏催租。

夜烧松明火次韵黄养正

宋代于石

银炉炽炭麒麟红,销金帐暖熏笼烘。
爨下有蜡可代薪,笑我夜寒痴坐然枯松。
贫富贵贱何不公,安能排云叫呼天九重。
空怜尔松生抱有用材,不遇匠石梁栋施帡幪。
盘根错节屹立冻不死,凛凛劲气犹足排严冬。
颠崖峭壁人迹绝,闲云流水相冥蒙。
胡为明不能保身,丁丁斧斤山其童。
鹑衣百结缩如猬,地炉拥膝便可闲从容。
当年榷油幸不严汝禁,余用尚及斯民穷。
阳和无声入骨髓,不知夜雪没屋霜横空。
但见蒙蒙香雾霭四壁,红煇紫焰明窗栊。
御寒何必裘蒙茸,盎然一室回春风。
何当散作一天暖,坐令四海尽在春风中。

次韵鉴中八咏 其五

宋代于石

我爱鉴湖水,明如照胆铜。
澄清若有待,浑浊那能蒙。
当时贺知章,富贵如苓通。
岂无一亩地,来筑仙人宫。

西湖

宋代于石

西湖胜概甲东南,满眼繁华今几年。
钟鼓相闻南北寺,笙歌不断往来船。
山围花柳春风地,水浸楼台夜月天。
士女只知游赏乐,谁能轸念及三边。

寒梅

宋代于石

闭门一卷易,风定缕香凝。
落叶空阶雨,残梅阁砚冰。
鸟啼深夜语,犬吠隔篱灯。
不作红尘梦,寒窗几曲肱。

山居 其二

宋代于石

不谈当世事,荣辱两无闻。
诗思半山月,生涯一坞云。
砚干分瀑润,香断借兰熏。
有客时相过,呼儿采涧芹。

祢衡

宋代于石

怀中漫刺欲何之,四海交游只两儿。
不死曹瞒死黄祖,杀身何补汉兴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