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宋代 > 臧余庆

南歌子·桔里风烟好

宋代臧余庆

桔里风烟好,壶中日月长。
松身鹤发自安强。
应有老人呈瑞、动光芒。
酒饮无边酒,香烧不断香。
从今乞与醉为乡。
更醉百年三万、六千场。

感皇恩·南岳有真仙,人间祥瑞

宋代臧余庆

南岳有真仙,人间祥瑞。
酒量诗豪世无比。
晚年林下,做个清闲活计。
诮如千岁鹤,巢云际。
此日大家,广排筵会。
酒劝千钟莫辞醉。
昔时彭祖,寿年八百余岁。
十分才一分,那里暨。

感皇恩·交广出沉香,路遥难致

宋代臧余庆

交广出沉香,路遥难致。
何况卑人更不易。
寿星香帕,我又几曾识置。
有般祝寿底,忒戏。
剪下一张,池州表纸。
拈得轻圆更滑腻。
五双纸拈,管打十个喷嚏。
□□□□儿,一百岁。

鹧鸪天·寿菊才开三四葩

宋代臧余庆

寿菊才开三四葩。
秋光着意主人家。
清香未许人间识,先占重阳醉紫霞。
儿绿绶,母金花。
斑衣庭下乐无涯。
要知他日中书考,细数沙堤堤上沙。

感皇恩

宋代臧余庆

消息近春来,东风还又。先代椒盘劝金斗。坐间和气,压尽一番梅柳。掖庭频寓直,君恩厚。
天佑两宫,南山齐寿。况有仙丹在公手。论功医国,合在药王之右。不妨千岁饮,长生酒。

南歌子

宋代臧余庆

橘里风烟好,壶中日月长。松身鹤发自安强。应有老人呈瑞、动光芒。
酒饮无边酒,香烧不断香。从今乞与醉为乡。更醉百年三万、六千场。

鹧鸪天

宋代臧余庆

天与君王管晏才。尚书两曳履声来。今朝望着楼头看,已有台星照斗魁。
金蹀躞,玉崔嵬。天香满袖早朝回。中书尚享无穷考,长揖南风醉寿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