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近代 > 张朝墉

齐齐哈尔至呼伦贝尔途中杂诗 其二

近代张朝墉

苦战经年白骨多,封侯夫婿命如何。抽毫不写春闺怨,冷雨凄风免渡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