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宋代 > 赵万年

却敌凯歌

宋代赵万年

吁嗟黠虏何猖狂,引弓百万侵吾疆。
首屠枣阳捣神马,窥伺长江欲苇航。
隆冬久晴江水涸,直揭小樊厉源漳。
马沈人溺相枕藉,霜刃逼胁狼驱羊。
连营立栅三十里,旌旗蔽野尘埃黄。
元戎忠赤过张许,隔江独对虏酋语。
剖析大义面折之,自比关西伟男子。
虏酋闻风虽缩颈,业谓渡江无我御。
四山列骑意洋洋,拟欲一鼓下襄阳。
城头四隅密分布,整饬器具严堤防。
火油金汁罗炮座,托叉擂木森旗枪。
睥睨楼橹排万弩,铧车克敌皆蹶张。
一朝步驰如云集,前摧草牛负土囊。
云梯飞桥对楼耸,虎炮鹅车数里长。
裹以犀革如帆幔,木楯皮屋翼两旁。
铁骑后拥千百队,矢如猬集攒锋铓。
杨柳阴中浮梁就,三千敢勇忽推墙。
层几列弩下如雨,霹雳巨炮落穹苍。
尽将攻械付烈焰,如焮蛇豕燎豺狼。
骑者颠仆步者走,伤者号叫立者僵。
虏酋蒲察与葛札,或贯其脑斧其吭。
生擒首领数百人,毙马横尸盈战场。
未几采木空林薮,旬月运土成高冈。
噪声裂地屋为震,火焰烛天星无光。
谁知壮士中夜出,人持炬马列前行。
强弩叉镰迭相卫,长锹大钁声琅琅。
黎明炬堙为平地,虏酋丧气若有亡。
因风纵火烟焰猛,拱手坐视摩痍疮。
犬羊震詟心胆碎,却携金印来投降。
从兹虏势大沮摧,自焚攻具烧营房。
甫逾江北复连营,放牧盈野何駉駉。
脱鞍解甲马下睡,胡鼻齁齁辊雷鸣。
岂知战舰轻移岸,急雨狂风乱橹声。
百鼓忽鸣万弩发,继以飞炮欻流星。
人马惊乱相蹂践,肉填溪谷厌膻腥。
穹庐遁去无遗迹,捷书排日风飙急。
九重北顾正宵衣,览奏龙颜增喜色。
顾嗟李绩贤长城,不假援兵却胡羯。
天书沓至赏元功,渠渠温语褒忠烈。
方除戎团追徽省,行且斋坛授节钺。
命圭相印一时来,闻道殿岩已虚席。
谁知帷幄运奇计,裨赞尤多玉季力。
弟兄携手上凌烟,卓冠古今真殊绝。
我从武科备戎行,先生置我宾僚列。
虽无涓埃裨海镇,同此死生冒矢石。
自愧文墨非所长,妄意欲泚磨崖笔。

偶成

宋代赵万年

一心忧国不忧家,掠面黄尘带晚沙。
邮传不通音问隔,家人夜夜卜灯花。

程机宜宅吃豆粥

宋代赵万年

豆红米白间青蔬,彷彿来从香积厨。
异日大官还饱饫,不应忘却在芜蒌。

徐招干请吃鳜鱼桐皮

宋代赵万年

檐外桃花片片飞,垂涎汉水鳜鱼肥。
桐皮一作饥肠饱,似得精兵解虏围。

十三日纳合道僧携印来降

宋代赵万年

屹若金汤不可攻,犬羊谁肯自投降。
势穷方献将军印,何似当初莫渡江。

毁土山

宋代赵万年

筑土为山号距堙,胡儿痴计要攻城。
谁知壮士中宵出,三月工夫一夜平。

二月三日登城郊外春色可人而虏骑未退

宋代赵万年

平生春日不伤春,今日逢春愁杀人。
触目旌旗非族类,无言桃李少精神。
可怜野兴牵羁兴,不分红尘杂虏尘。
直待元戎攘却后,岘山无惜领嘉宾。

正月初三至初五再攻焚其攻具虏骑大却

宋代赵万年

鹅车虎炮与云梯,堪笑胡儿巧用机。
大帅胸中摅妙算,一时谈笑尽灰飞。

围中堕马伤足方愈牙痛累日

宋代赵万年

虏骑塞东津,迍邅困此身。
足伤方复步,牙痛又摇龈。
忍见胡尘暗,俄惊岁事新。
龙钟三十九,碌碌度青春。

除夜

宋代赵万年

除夜春牛吼,开正虏骑多。
有谋思却敌,休问命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