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宋代 > 朱翌
朱翌

朱翌

朱翌(1097—1167)字新仲,号潜山居士、省事老人。舒州(今安徽潜山)人,卜居四明鄞县(今属浙江)。绍兴八年(1138),除秘书省正字,迁校书郎、兼实录院检讨官、祠部员外郎、秘书少监、起居舍人。十一年,为中书舍人。秦桧恶他不附己,谪居韶州十九年。桧死,充秘阁修撰,出知宣州、平江府。乾道三年卒,年七十一。名山胜景,游览殆。

送郑公绩赴试金陵 其八

宋代朱翌

高轩过我数,相对心迹清。
共乘殿角凉,剧谈新月生。
稍作莲芡费,久绝壶觞倾。
告我买夜航,襆被催宵征。
秋晚破敌归,连营稍休兵。
青云付一蹴,齐晋多世卿。

送郑公绩赴试金陵 其七

宋代朱翌

我瓶无储粟,世累如缀缨。
读书寡见功,一饱不可营。
鳞差四百指,习惯啼饥声。
天岂私贫我,客气略已平。
安能事计然,且复师渊明。
傥有故人问,但如诗所称。

送郑公绩赴试金陵 其六

宋代朱翌

孤城挟龙虎,盘礴纳万象。
冯夷遵节制,旦暮过稽颡。
君今搦寸毫,意与孤鸿往。
雄豪揽千古,光彩发万丈。
忆昨吏三年,到今余梦想。
古寺壁间名,劳君拂蛛网。

送郑公绩赴试金陵 其五

宋代朱翌

念我答飒久,区区劳此生。
借屋就瞿昙,长湖绕厢潆。
未了文字债,截蒲坐纵横。
天公喜相我,贶以秋风清。
他年载兼两,策勋首短檠。
饥吟愧峨冠,谁知此心倾。

送郑公绩赴试金陵 其四

宋代朱翌

笔端忘杻械,舌本贵温润。
明明获麟书,作世大龟镜。
哀哉束高阁,斯文久不胜。
皇天开老眼,牵复首拜命。
秋来举子场,谁领斯文印。
向来针膏肓,必古司农郑。

送郑公绩赴试金陵 其三

宋代朱翌

昨日天子诏,痛念并州儿。
傥有长毂动,何忧折棰笞。
似闻当宁叹,颇牧今何之。
岂惟一方痛,其势又类腓。
策士仍三年,侧席收六奇。
谁当挽天河,洗出中兴碑。

送郑公绩赴试金陵 其一

宋代朱翌

庭槐着老花,佳兴渺澄江。
束书望故国,飞帆响篷窗。
白袍看先登,唾手筑受降。
从风靡强燕,举火烛老庞。
秋天鸿鹄高,惊到中叠双。
闺人侈宵占,玉虫缀灯缸。

告春亭诗

宋代朱翌

东皋有佳致,中夜雨一犁。
喜笑作春声,麦块青欲齐。
浅濑发清响,陈根出新夷。
红情颜未破,翠颦眉上低。
练巾已堪岸,藜杖始一携。
殷勤遗好音,胡卢来劝提。

罗巨济辟学之西序为轩以奉板舆之乐余名之曰难老轩

宋代朱翌

龟息六用藏,禽戏两翼张。
俯仰何自苦,要与宇宙长。
深山具灶火,煮沙烹硫黄。
此又出下策,中干外徒强。
我有不朽计,事具泮水章。
佳哉罗江东,意师张曲江。
重席坐日永,脱屦来雁行。
举盏醉六经,抵掌谈三王。
青云去一蹴,寿域开八荒。
始知吾道中,大有却老方。
以此施其母,何疑寿而康。
煌煌忘忧花,秀色迎朝阳。
愿子多酿酒,容我时登堂。

王承可有招隐黄龙之意

宋代朱翌

通途无宁轨,世网阔遮逻。
九迁食肉荣,一饷在堂贺。
泥深迹逾深,时过事亦过。
要之钟鼎饱,不及薇蕨饿。
吾知此理明,甘作蚁旋磨。
丈夫当勇决,勿使良便蹉。
黄龙百丈间,山围天几大。
往丐一椽茅,抚枕得高卧。
不能赓梁噫,且复繙屈些。
卖药足生理,故是伯休那。
当年白鸟盟,肯为青衫破。
微官亦漫尔,弃去不啻唾。
王子里中人,到处成稳坐。
傥不食前言,扁舟在公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