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宋代 > 朱之纯

县斋 弦歌堂

宋代朱之纯

洋洋百里起呕吟,惠化薰陶谷水阴。
明月诗函三岛秀,清风曲奏一堂深。
武城浪说言游道,单父休夸子贱音。
政敏谁知过齐国,想君真得古人心。

湖斋

宋代朱之纯

平湖十顷水汪洋,得意茅斋且屈藏。
园种小桃今结子,池栽翠芰更闻香。
六龟已兆千年瑞,双鹤看呈八月祥。
居此倏然忘世味,此心尤懒去龙阳。

思吴堂

宋代朱之纯

画堂重构一湖中,更述民思渤海公。
自昔三年留惠政,至今百里诵清风。
波间{阝歨}觉欢声别,陌上新传乐事同。
从此邦人转怀德,悠悠谷水几时穷。

县斋 艮阁

宋代朱之纯

画阁峨然冠翠峦,更占艮地特巑岏。
晓窗高揖东风暖,夜幕低垂北斗寒。
突兀状惊青蜃吐,徘徊势若老龙蟠。
嗟予劲节非徐子,那得陈侯一榻看。

县斋 三山亭

宋代朱之纯

俗易风移古道还,县斋叠石作三山。
因怜席上红尘少,赢得壶中白日闲。
想见六鳌擎水下,坐看双鹤落云间。
何须更叩黄金阙,只此幽亭是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