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道迟迟—黄昏——致花小狸

当代谷雨


行至狮山脚下,已经黄昏时分,天气依然闷热
干燥的树皮上掉下几片树叶
仿佛几只虫子,在衣服里缓慢地爬
昨天夜里梦见骑马,去天山
去苏州乐园跑马场,坐上那匹红棕色的马
已经是今天傍晚。八月的风
在远处来回的刮,来回的,刮
然后在苏州城外,缓缓停下
你坐在马背上,把我,把黄昏里的颜色
一滴一滴地搬至另一个国家
我是前朝一书生,抱着你的照片,行至狮山脚下
我在狮山脚下一兰若寺里种花
到秋天、到冬天、到春天、到夏天
到晚年。我的身体长成植物
具体到牙齿,到鱼,和蓝玻璃城市。
2004/9/18/

80后   

古诗十九首—有炎氏颂有炎氏颂

当代谷雨


听之不闻其声。视之不见其形。
充满天地。苞裹六极。

天空飞过一群黑鸽子、白鸽子,掉下一些
细小的雨。我藏在秋天的玉米里
听见有人踩着空虚,有人无病呻吟
有看不见的轻,如我一生
我一生遇见乌鸦、蝙蝠、孔雀、凤凰和鹰
我一生写下青春、爱情、疾病和风
风中的隐痛,轻轻如我一生
我一生都在你的肩膀上,坐卧不宁。
2004/9/23/

80后   

古诗十九首—蜡辞蜡辞

当代谷雨


土反其宅。水归其壑。
昆虫勿作。草木归其宅。

我终于可以相信,已经挨到秋天了
我们站在天子脚下
面面相觑。我为你念着蜡词
一朵繁芜之花
你说,花是一种植物
没有眼泪和灰尘
那里,没有我的苦涩和沙哑
没有一种叫桑柔的花
停在我们脚下
水土、昆虫和草木各归其位
我们提灯回家
然后,在院子里种下一枝叫藏青的花。
2004/9/10/

80后   

刻在墙上的乌衣巷

当代谷雨


他们摸起刻刀和钉子,他们坐在海印桥上
雕刻时光。
湿气笼罩着珠江,低矮的天空
飞过几只温暖的鸽子
命犯桃花的人,三滴五滴,蹲在树上
傍晚时,他们扛着梯子走了
我留在17楼的窗口
将自己扩张成一个剧院或孤岛
而你坐在哪里?
你带我去过朗拿度,星巴克,和避风塘
我只带你去过乌衣巷
刻在墙上的乌衣巷,一些旧时光
此后,我每天去同一个地方
每天见到同一个女人,与我擦肩而过
她的丰满,她的邪恶,她的床
她为我敞开漆黑的身体,和漆黑的光。
2004/12/2/

80后   

已经好几年没有看到故乡的花开了

当代朵孩


花开的时候我不在家
我在家的时候
花期要么过了
要么还没到
所以我已经好几年
没有看到故乡的花开了
今年也是这样
我在家的时候
故乡正在下一场大雪

80后   

不再玩笑——致唐晓涵

当代朵孩


你说,从此以后
不要再跟你开玩笑了
你讨厌开玩笑的人
所开的一切玩笑
那是一种低级趣味的玩笑
你早就受不了了
是的,唐晓涵
我听你的就是了
我向你保证
从此以后
我决定做一个正直的人

80后   

春天是不是已经来了

当代朵孩


从时间上看
春天是来了的
从天气上看
前几天刚下了一场大雪
气候还是那样地冬天
如果有人问我
现在是春天还是冬天
我真的无从回答
要是春天和冬天之间
有一条明确的分割线
就好了

80后   

桥上∶除了他,没有任何人

当代朵孩


桥∶长八十米
宽七米,高十五米
夕阳照着桥
和桥下的河水
以及河两岸的人家

他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
他走到桥的中央
他刚刚赶场回来
他喝醉了酒

他一步跨上桥栏杆
(石墩做的,宽一尺)
向前走了十几步
又向后,退着走了十几步

他的身子突然歪了一下
他歪到了
桥上

他脱下布满补丁的外衣
一把扔到了桥上
又一步跨上了桥栏杆
背着手
眺望着河的上游

他突然抬起右脚
并踢了出去
摆了一个
走正步的姿势

在他悬空的右脚下面
河水哗哗地流

80后   

黑客帝国

当代春树


昨天我非常想再看一遍黑客帝国三
当时我和苏卡卡在木偶剧场边上
一个饭店吃饭
那天请客的是一个编辑
我觉得他挺讨厌
他已经连续给我打了一年的电话了
基本上是一个月打一次
每次我都在五分钟内挂掉他的电话
我叫他出来
就是想问清楚他到底想干嘛
他今天给我打电话说
他喜欢我
昨天我说出我想再看一遍黑客帝国三时
他们都没有反应
过了一会儿
苏卡卡说,咱们别看了,这电影看得人太晕了。
我一个朋友说,看这电影时有种他抽叶子时的感觉
咱还是去上网吧。
我想起我家电脑还不能上网,顿时一阵郁闷涌上心头
我说,我的黑客帝国三啊!
男编辑坐在对面,他说,我特讨厌看电影
他还说,我觉得你不如以前好看了。这要是大街上,
我还真不一定能认出你来
2003-11-15

80后   

红花草

当代阿斐


冬天了,广州并不冷
在铸山村,我的家乡
红花草的种子在另一个世界苏醒
春天绽放于它们的躯干
越贫寒越美丽
来年在我的世界
一群人踩过遍地紫色幼花
穿越两公里时空进入学堂
他们在红花草的身体上
精确犁出一条供两人并肩的路
并适时摆开战局
一群人分成两组
有人把一块泥团准确地投到我脸上
战争才真正开始
双方扭打如两队哺乳期的小黄牛

已经过去很久了
有人坐在电脑前,敲打着键盘
有人已魂归西天,带着伙伴们未了的梦
春天走得缓慢,却来得匆忙
城市的大街小巷容不下一朵紫花的微笑
我在来年的春天里
只能把脚掌铆在坚硬的地板上
家乡的红花草长势茂盛,寂寞逼人
在它们的记忆中
再也没有谁比得上一条穿梭的蚯蚓
我的那些孩子们已经杳无踪迹

80后   

和谁对饮

当代阿斐


是一个陌生人
还是老相识
已不重要
我们面对面坐着
象两个意外的幽灵
从天而降
喝酒,喝酒
喝成烂泥或者
越喝越清醒
越喝越象个人
醉生梦死
不醉即醉
酒中有一片开阔的天地
一片荒草地
一片沼泽地
一如往常的寂寞
山如尸横
骨撒遍野
我们装模作样
象两个伟人那般
指点江山
酒中的江山
直到空空如也
直到最后一滴酒
变成满眶虚伪的眼泪
你已不见
消失于积满暗影的时空
我独守空房
一如怨妇

80后